摘纪录:

我拥有的唯一支撑就是尽力让自己清醒地明白一切都是短暂的,你之所以爱一些东西正是因为它们是飞逝的、短暂的。我慢慢地明白,爱并不像我一直想象的那样是占有,爱更多的是失去。
——肯·威尔伯《恩宠与勇气》

不破不立不破不立

已经破碎了几次

碎成这样了

还能看得到重新战立的希望吗

摘纪录:

厌倦一切盛大的开场,我总隐约觉得,故事的开头不应该如此隆重,导致所有的后来都在往下走。
——苏更生

谢谢太太QAQ

巳止:

大量意识流预警,有一页宁羞。


给每一个对最近事手足无措过的你和我,

给我真心爱着的他们,给有他的未来。

太甜了!!

第四台钟:

我寻思我终于有发言权了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今天搬砖回来,站在路边喝水,突然听旁边人说今天四六级考试,端午节假期考试吗?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太惨了。


四六级水平,其实可以推荐茨威格的小说作为阅读材料,非常经典,而且词汇量比较友好(我个人感觉比毛姆海明威菲茨杰拉德他们这伙人都友好),来回看三遍找不着头尾的超级大长句不多见,常见词汇的小众用法也没有菲茨杰拉德大佬那么多(TAT)。


茨威格其实一度是我的大雷点,因为小时候第一篇看的就是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,看完以后我满头雾水,觉得这嘛玩意,一个屌丝男文青的无限意淫吗?我们21世纪的玛丽苏少女都开始流行暗搓搓的苏了,这货怎么这么明目张...

真的是太甜了
我饭的cp世界第一甜

© 啊呜 | Powered by LOFTER